支教汶川 播洒希望_南部县人民政府
首 页 领导之窗 组织机构 信息公开 办事服务 政民互动 招商引资 走进南部 南部旅游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周边连线
支教汶川 播洒希望
  www.scnanbu.gov.cn 2017-11-10 来源: 〗〖打印〗〖收藏〗〖分享 关键字:  

    温暖的阳光斜射在汶川县雁门乡小学的操场上。跑道上,9岁的羌族学生小雷正在折返跑,尽管气喘吁吁,他依然坚持,在他身旁,还有一位为他鼓劲加油的支教教师。这位教师名叫雍杰,来自顺庆区。
    1年多来,顺庆区共派出25名教师来到汶川县,在该县11所学校支教,在提升当地学生素质和学校整体教学水平的同时,为顺庆和汶川两地教育交流合作搭起了桥梁。11月1日,记者来到汶川县,听顺庆老师讲述他们的支教故事。
A 学生考了39分 家长却感激不尽
    雍杰今年42岁。今年3月,她从顺庆区来到汶川县,在该县雁门乡小学担任一个班级的班主任。短短3个多月时间,班上学生的语文成绩平均提高了14分。
    “孩子知识基础差,学习习惯不好。”雍杰介绍说,任教超过20年,她接触过很多学生,但这次支教遇到的孩子的情况,还是平生第一次见。
    由于地理位置偏僻,文化程度相对落后,加之家庭教育没有跟上,很多学生成绩较差。小雷就是其中较为典型的例子。
    “从学前班到小学2年级上期,小雷的数学成绩最低得过0.5分,语文成绩从来没有超过19分。”雍杰回忆说,班上有26名学生,只有1名是汉族。到学校后,她用了一周时间,对所有学生家庭情况进行了摸底,发现家长对教育普遍重视不够,孩子对学习没有兴趣。而小雷的情形最为严重。“语文方面,他不认识很多字;数学方面,他只会写大于、小于和等于。”雍杰注意到,小雷平时穿着邋遢,上课打瞌睡。他的父亲平时忙着做生意,很少过问孩子的学习。班上的同学也很少跟他玩,孩子性格比较孤僻。
    找准了问题,得对症施治。雍杰把小雷的座位调换到第一排,并与小雷的父亲取得联系,邀请他到学校陪孩子上一周课。同时,她还大胆地来了一次鼓励教育:“别人做对一道题给1分,你做对一道题能得10分。”
    渐渐地,小雷变了,衣着干净了,上课不打瞌睡了,成绩有所提升了,孩子脸上渐渐有了笑容。今年7月期末考试,小雷的语文考了39分。而全班的语文平均成绩也从上学期的78分提升到了92.8分,在全县同类学校中排名第一。
    “这么多年,娃娃第一次考这么高的分数,谢谢雍老师!”小雷的父亲表示,他以后会加强家庭教育,让孩子好好学习。
    雁门乡小学校长苏强告诉记者,雍杰在支教期间,不仅大幅提升了所在班级学生的成绩,还多次在校内上示范课,并在今年9月牵头举办了汉字书写大赛和听写大赛,对于雁门乡小学整体发展起到了很好的带动作用。
    汶川县气候干燥,紫外线非常强,雍杰支教不久就黑了很多,脸上还长了一些斑点,远在南充的丈夫和孩子戏称她为“黑娃”。但她不以为然:“晒黑了,长斑了,我都不在乎。重要的是能把工作干好,对得起支教老师这个称谓。”
B 离开2岁的孩子 当上14名学生的“小妈妈”
    “小妈妈!”汶川县银杏小学11岁的高雅捷从教学楼里一阵风似的冲出来,紧紧地抱住刚从县城回来的“小妈妈”———来自顺庆区芦溪中学的支教老师张红。
其实高雅捷认识张红只有2个月。
    张红是今年9月到银杏小学支教的教师。今年34岁的她,孩子才刚刚2岁。张红说:“她一直有一个愿望,到条件艰苦的地方去支教。”2016年9月,顺庆区组织第一批教师到汶川支教,她便报了名,但最终落选。张红没有放弃,再次向主管部门提出申请,终于在今年圆了梦。
    “虽然不舍,但也只能全力支持她。”明知妻子这一去对家庭和孩子会有一些影响,但丈夫王臻理解妻子的志向,甘愿给她当“后盾”。
    “刚到时很不适应。”尽管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但支教的艰难还是超出了张红的预期。除气候和饮食外,行路难是最大的考验。银杏乡到映秀镇约5公里,由于之前发生过山体滑坡,过境国道部分路段垮塌,每周只有两趟班车往返两地接送学生,出行不便。记者驱车跟随张红从映秀镇到银杏乡的途中发现,路面大坑小洞,载重货车川流不息,卷起漫天尘土。路的一边是湍急的河水,另一边则是巨石密布的高山。一路停停走走,5公里的路足足花了半个多小时。“听说有一位老师骑着摩托车载着爱人,被山上的落石击中,两人都遇难了。”张红说。
    银杏小学建在绝壁间一块狭小的平地上。见到张红,孩子们飞也似的跑过来,紧紧抱住她,师生的脸上都笑开了花。
    “孩子们很淳朴,我很喜欢他们。”张红介绍说,支教时间虽然不长,但她把学生当做自己的孩子对待。在银杏小学,张红教5年级数学,班上只有14名学生。由于孩子们吃住在学校,除了上课,她还要照顾孩子们的饮食起居,她的寝室便成了孩子们经常“光顾”的地方。两个月时间,她已经跟孩子们打成了一片。“孩子们都叫我‘小妈妈’。”张红自豪地说。
    张红的寝室在2楼,是一间学生宿舍,隔成了前后两间。前面是客厅兼卧室,只有一张高低床和一块木板搭起的作业台。后面是厨房和卫生间,没有热水器,卫生间墙上挂着一个铁皮桶,这是“淋浴器”。由于铁皮桶容量有限,每次洗澡得非常节约。“学校已经对我很照顾了,很多支教老师住的寝室都没有卫生间。”张红说。“我要当好孩子们的‘小妈妈’,把工作做到最好。”(11月10日《南充日报》第8版)

 

编辑:admin
 
 

 
Copyright 2012-2013 Nanbu Governmen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主办单位:四川省南部县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 南部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南部县新闻中心
技术支持:四川佳诚科技有限公司  网站备案号:蜀ICP备090038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