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力拼抢攻坚 争分夺秒扶贫_南部县人民政府
首 页 领导之窗 组织机构 信息公开 办事服务 政民互动 招商引资 走进南部 南部旅游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南部要闻
全力拼抢攻坚 争分夺秒扶贫
  www.scnanbu.gov.cn 2017-11-08 来源: 〗〖打印〗〖收藏〗〖分享 关键字:  

    11月1日,国务院扶贫办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2016年贫困县退出专项评估检查情况:去年全国共有28个贫困县脱贫摘帽,南部县名列其中。
    记者走访南部县参与脱贫攻坚的干部群众,大家纷纷表示,帮扶干部争分夺秒的“拼抢精神”,是南部脱贫摘帽的制胜法宝之一。近日,记者走近部分奋战在脱贫一线的帮扶干部,听他们讲述全力拼抢攻坚,争分夺秒扶贫的故事。
南部县扶贫和移民工作局局长谭必武:夜以继日,舍小家为大家
    “2015年底,全县有贫困村198个,贫困户17196户、53662人。2016年,8519户、27569人如期脱贫,66个贫困村成功退出……”对于这组数据,南部县扶贫和移民工作局局长谭必武早已烂熟于心。这组数据,是南部县帮扶干部和贫困群众苦干实干、奋力攻坚的成果;是帮扶干部夜以继日,舍小家为大家抢抓时间抓紧干的结果。
    2016年4月,谭必武在一次摸黑走访中摔倒,致左手桡骨骨折,简单包扎后,他又马不停蹄地奔忙在扶贫一线。考察项目、组织群众会议、规划产业选址,短短数月,大堰乡封坎庙村建起了脱贫奔康家禽养殖产业园,他却因碎骨错位永久留伤。
    2016年冬,谭必武的大哥去世。长兄如父,是大哥大嫂拉扯他长大成人。大哥去世的当晚,他正在封坎庙村检查贫困户“三有、三保障”落实情况。直到大哥“上山”时,他才匆匆赶到墓前,失声痛哭。然后又忍痛离开哭泣的亲人,回到扶贫一线。
    今年7月的一个晚上,谭必武的爱人从楼梯上摔下导致腰椎骨折,但他当晚正在为筹备迎检工作通宵加班。得知消息后,他只得电话安排侄儿把爱人送往医院,直到筹备工作结束他才回到家里,在爱人的床前深深地鞠了一躬。他说,“脱贫攻坚责重如山,为了大家,我只能舍了小家。”
大堰乡党委书记梁先辉:进村入户,几个月跑烂一双鞋
    如今的大堰乡,条条道路宽敞平坦,一幢幢农房错落有致,房前屋后的小庭院里,景观植物、蔬果等把小院装点得色彩缤纷,游客在农家小院里品茶聊天。“大堰乡所辖的10个村都是贫困村。2014年贫困人口达到2220人,扶贫任务艰巨。”大堰乡党委书记梁先辉回想起该乡当初的贫困程度感慨颇多。为让贫困户早日搬进新居,他连续一周吃住在村里,母亲和大哥去世,他都只是匆匆回去一趟又立即赶到村里,他说:“我亏欠妻子,亏欠家庭。”
    梁先辉每天早出晚归,往返在县上、乡里和贫困户家中,为贫困户建房选址,联系协调施工队伍等。几个月时间,他跑烂了一双鞋,但全乡却变成了一个热火朝天的大工地。
    全乡开展脱贫攻坚最紧要的关头,梁先辉的岳母因高血压后遗症导致瘫痪。由于工作太忙抽不开身,他只得每天很晚回家,第二天天没亮又走,有时甚至几天不着家。“妻子埋怨我说,我把家当成了旅馆。但能怎么办,全乡的人都看着我呢。”梁先辉说,好在经过耐心解释,妻子现在很理解和支持他。
长坪镇穿心村驻村工作组组长刘天纯:把办公室搬到村子,以村为家、与民为友
    作为长坪镇穿心村的驻村工作组组长,南部县人大常委会办公室主任刘天纯把办公室由政府大楼搬到了村里,搬进了村民的家中和田间地头,长期以村为家、与民为友,一次次入户调研,一遍遍访民情、听民声,与村组干部和群众交心谈心,如今,村子已由过去的贫困村变成了干群一心的“四好村”。
    “我们的干部不是在扶贫,就是在去扶贫的路上。”县人大常委会办公室扶贫干部的玩笑话,道出了他们真实的工作状态。自刘天纯担任驻村工作组组长以来,不论晴天还是雨天,不论工作日还是周末,他和帮扶干部始终穿行在乡间小路、田间地头,与贫困户共同分析致贫原因,理清脱贫思路,发现问题立即解决,让村民们深受感动。
    今年1月,刘天纯的妹妹因病住院,他白天进村入户开展帮扶工作,晚上去医院照顾妹妹。妹妹去世时,他又因忙于工作错过了妹妹的追悼会。“妹妹去世前说,从没出过四川,没坐过飞机。我答应过,等脱贫攻坚工作结束就带她出去转转,结果……”刘天纯语气哽咽,这成了他永远的遗憾。几个月后,他的父亲病重入院,当时正值脱贫攻坚关键时期,村里的事务离不得他。想着父亲年岁已大,可能以后再没有尽孝的机会,刘天纯开始动摇了。“不要因为我的病影响了工作。哪怕我走了,你也要坚持到底,绝不能当逃兵。”身为老党员的父亲打来的电话,让刘天纯的心安定下来。他又回到穿心村,回到脱贫攻坚的战场。直到父亲去世,他也没能在病床前多陪父亲两天。
南部县公安局副局长赵仁新:400多个日夜,与村民同吃同住
    和刘天纯一样,县公安局副局长赵仁新从2016年1月担任双峰乡青龙宫村驻村工作组组长以来,家便成了他的“临时客栈”。他坚守在扶贫一线,面对村子的贫瘠落后,没有丝毫退却,面对全村群众期望的眼神,他在长达400多个日日夜夜里,风雨无阻,与乡亲们同吃同住。
    今年5月中旬,赵仁新在贫困户李时连家中走访时,突然接到妻子打来的电话,“85岁的父亲突发脑溢血正在医院抢救,马上回家。”看着村里10多户贫困户的土坯房改造工程还没有完成,他狠心地把一切抛给了妻子,“脱贫攻坚是天大的事,必须使天大的力,尽天大的责。家里的事就交给你了。”
    今年6月,赵仁新感觉左下腰的位置痛得厉害,但他每天吃点止痛药后又走村串户。1周后去医院检查,发现左肾有多发肾结石和尿路结石。为了不影响工作,他果断拒绝了医生要求住院治疗的建议,经过简单治疗后,继续带病工作。
    家人都说他为了扶贫不要命,同事看着他也十分心疼。他却说:“刚来青龙宫村,我认为这只是上级交给的任务,但接触到这么多需要帮扶的困难群众之后,我才觉得这是我应该做好的事情。”
南部县文广体局副局长陈雪花:“5+2”“白加黑”成为常态
    自担任石泉乡府君村驻村工作组组长以来,县文广体局副局长陈雪花起早贪黑,一心扑在脱贫攻坚工作上,用一件件小事温暖着贫困户的心。她以真心换真情,成为了全村人的主心骨。
    翻开陈雪花厚厚的“民情日记”,每家每户的基本信息记录得详详细细。“到群众生活最苦、困难最多、矛盾最集中的地方去,看一看他们的被褥,揭一揭他们的锅盖,问一问他们的难处,帮群众排忧解难。”陈雪花经常这样劝勉其他帮扶干部,并躬身践行,全身心投入到脱贫攻坚工作中,“5+2”“白加黑”,她早习以为常。
府君村人口分布较为分散,交通条件落后。走访较远的组时,她经常天黑赶不回来,只得就近住在村民家里,第二天继续走访。陈雪花的儿子在外地上大学,每逢假期回家,她几乎没有时间和儿子团聚。陈雪花的丈夫李家维被派驻到铁佛塘镇国公村担任驻村工作组组长,偶尔回到家里,夫妻俩交流的话题全部都是扶贫工作,家变成了扶贫交流的“办公室”。
    “其实这两年,最内疚的还是没有照顾好父母,没有尽到孝。”陈雪花说,她的母亲年事已高,经常生病住院,但她在村上的事务太多脱不开身。只能由年逾古稀的父亲在医院守护。陈雪花强忍眼泪对母亲说,“等女儿、女婿忙完了脱贫攻坚的事,我们一起回来,就守在您二老身边。”
    “我第一次见陈组长时正下着大雨,她在村里入户走访,这给了我莫大的信心。”贫困户何镜儒赞许地说,两年多时间,陈雪花的足迹遍布村里的每一条田间小路。为了村子的发展,她白天跑帮扶部门争取项目和资金,晚上和村“两委”班子、帮扶干部、党员、贫困户座谈交流,想方设法为村子找出路谋发展。
南充恒通电力南部分公司党支部书记、副经理周娟:脱贫攻坚,只争朝夕
    2016年6月4日对于南充恒通电力南部分公司党支部书记、副经理周娟来说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当天晚上11时左右,她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组织委派她到碑院镇高觉村担任“第一书记”。虽然家中还有3位年迈多病的老人和正在上高二的孩子需要照顾,但她还是坚定地接下了任务,将年迈的婆婆送到广元由大姑姐帮忙看护,把照料和教育儿子的责任“移交”给了丈夫后,她踏上了驻村帮扶之路。2016年9月27日凌晨6时左右,准备赶往村委会开展入户走访的周娟突然接到住在长坪镇老家的母亲打过来的电话:“你快回来一下吧,你爸已经流了3天鼻血了,今天更严重了。”接完母亲的电话后,周娟陷入了深深的焦虑和矛盾之中。经过一番痛苦的思想斗争,她最后还是打电话让丈夫开车将父亲送到医院检查治疗,自己则继续赶往高觉村扶贫。3天后,父亲还没有痊愈,母亲又被检查出患有肺结核并入院治疗。为了不耽误工作,在随后半个月里,周娟每天早上6时将早餐送到医院后便匆匆赶往高觉村。为了避免往返浪费时间,中午,周娟只能拜托护士在医院食堂给父母打饭吃。只有到了晚上,周娟才能抽出一点时间去看望父母。
    “脱贫攻坚,只争朝夕。”周娟感慨道,组织把这项任务交给她,就是对她最大的信任,必须干出个样子来。    (县新闻中心  张枥 李果 曹伯同)


编辑:admin
 
 

 
Copyright 2012-2013 Nanbu Governmen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主办单位:四川省南部县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 南部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南部县新闻中心
技术支持:四川佳诚科技有限公司  网站备案号:蜀ICP备090038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