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写南充山水 川北风物入考题_南部县人民政府
首 页 领导之窗 组织机构 信息公开 办事服务 政民互动 招商引资 走进南部 南部旅游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南部要闻
笔写南充山水 川北风物入考题
  www.scnanbu.gov.cn 2017-11-08 来源: 〗〖打印〗〖收藏〗〖分享 关键字:  

    彭家河第二本散文集《瓦下听风》今年9月才出版,没想到仅一个多月,就传出了加印的喜讯。“鲁迅文学奖”获奖作家穆涛如此评价:《瓦下听风》直面当前中国农村的社会转型,着力点在人与物命运上……笔法独到,笔力沉实……
    彭家河,1975年出生在南部县双峰乡,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写作,多篇散文被用作中学语文考卷阅读理解题,曾出版散文集《在川北》,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作家莫言曾为其题写书名。

多篇散文成中学考题
  彭家河第二本散文集《瓦下听风》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其中一篇名为《锈》的散文这样写道:“我的乡村,锈已成为主人。我和兄弟姐妹,则沦为一个个遥望故园的异乡人,在回忆中啜泣。”
  2015年的一天,彭家河浏览网页时发现,这篇收入《2011中国散文年选》的散文《锈》,被选为2015年上海市五校联考高三语文试题,他感到十分意外。
 “没有想到我的文字还可以有这种用途。”彭家河打趣地说。
  此外,彭家河还有不少散文入选中学语文考题,其中,《捕风者》入选2016年镇江市中考试题。
  “我慢慢开始思考,这种现象成为了我文学创作的另一种启示。”彭家河说,好的写作能够体会百味人生、感觉世间真理、荡涤良知劣行,如果  一个作家、一个写字人通过认真观察所创作出来的东西,能够启发人、教育人,那也就足够了。
  一如彭家河在散文《盐水蛋汤》中写的一样:“自己的处境已经是最差的了,即使出来闯不出什么结果,也无所谓,大不了还是最差的。如果真会有什么结果,那我砸碎的是锁链,收获的将是整个世界。”

故乡是写作的土壤
  无论是《在川北》还是《瓦下听风》,彭家河点点笔触,都浸透着故乡的温暖和温情,正如他笔下的那句:“想起故乡,那些青山绿水便成为叫做文字的抽象符号,成为怀乡时的隐隐伤痛。”
  “我在故乡生活的点点滴滴,一草一物,但凡能让我有点感触的,都写进了我的文字里。”彭家河话如此,他的写作亦是如此,这和他的生活经历有莫大的关系。
  18岁从南部师范学校毕业,之后是长达七年的教书生涯,25岁到31岁的六年时间里,彭家河进入南部县委宣传部搞文艺宣传工作,接着便在南部县文联工作了七年。
  读彭家河的文字,仿佛置身在一幅广阔的乡村画卷里,读者可以看到茅草房、石碾石磨、镰刀锄头,村口的大树、奔跑的黄狗,还可以听到村民们浓郁的方言对话,真实而又亲切。
 “2000年,我写的《我的大学》发表在陕西的《教师报》上,这是我第一篇公开发表的文章,记录了我18岁教书后,用4年时间自学完中文专科和本科,到成都一所大学参加毕业论文答辩前后的心情。”彭家河说,对于没有上过大学的他来说,这给了他莫大的鼓励,从那时开始,他便不停写作,南部的山水、南部的人事,都被他融入笔端,写稿、修改、投给《南充日报》副刊,一次次被采用一次次坚定他写作下去的信心。
 “故乡是我写作的土壤,《南充日报》是我写作的启蒙。《在川北》里收录的很多篇目都曾在《南充日报》副刊上发表过。”彭家河说。

莫言为他题写书名
  几十年的笔耕不辍,换来了近百万字的文字作品。2009年,已经是南部县文联常务副主席的彭家河将自己多年来发表在《南充日报》等报纸杂志上的散文整理成散文集出版,并取名《在川北》,整本集子又分为六个小辑,即彭家的家、草木年华、彼岸烟花、笔墨行走、小城春秋、十年转身。
  简单的“在川北”三个字,道出了彭家河对家乡的深情。他以散文的形式,分篇讲述着自己的人生和奋斗经历。
 “在我十岁那年,我便在幺爸的带领下,背着一口箱子来到了麻溪寺。在地上铺出一块一米宽近两米长的草垫子,再把自己家带来的篾席铺上,这便是我今后三年的窝了。从此,我便开始了离家外出求学的历程。”
  ……
  一句句简单朴实的文字,是彭家河对自己往昔生活的一笔笔深情勾勒。
  2009年,《在川北》出版时,莫言挥笔为彭家河题写了书名,至今,彭家河还保留着题字,让他珍惜的还有他与莫言的合影。
  “莫言题写书名是我继续写作下去的一种鼓励。”(11月3日《南充日报》第8版)

编辑:admin
 
 

 
Copyright 2012-2013 Nanbu Governmen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主办单位:四川省南部县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 南部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南部县新闻中心
技术支持:四川佳诚科技有限公司  网站备案号:蜀ICP备09003883号